欢迎访问中国智协[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官网2018年06月22日星期五
首页 > 热点关注 > 求助维权
星妈的哀求:别打了,孩子是自闭症!是残疾孩子!薯条我赔你......
[标签] 求助维权
2016-04-25 [来源] 自闭症互助圈
字号: | |

胡斌 | 一位重度智障孩子的父亲,他每天的本职工作,就是和智力障碍、自闭症、唐氏综合症、脑瘫等特殊孩子在一起,和他们的家庭在一起,和帮助他们的专业资源及社会爱心资源在一起。他亲历并记录了昨天这起令人心痛的事件。


  前几天,川师大杀人犯为“自闭症”的不实报道误导公众,使星儿家长心理受创。而下面的自闭症孩子被打的真实事件,告诉社会:自闭症孩子挨打都不会还手!请社会多一些理解与包容。


  2016年5月15日是第26个全国助残日,今年助残日主题是“关爱孤残儿童  让爱洒满人间”。助残日即将到来之际,自闭症孩子挨打事件,重重地敲打着社会人的良知......

标题不是新闻报道,而是昨天发生的真实事件记录。

落笔的我,也不是外行,因为,我每天的本行工作,本来就是和无数的智力障碍、自闭症、唐氏综合症、脑瘫等特殊孩子在一起,和他们的家庭在一起,和帮助他们的专业资源及社会爱心资源在一起。

就在不久前,4月2日,我们和成都的无数公益组织一起,刚刚才把成都电视塔点亮成蓝色,倡导社会对自闭症家庭的理解和帮助。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是给了我当头一棒。

2016年4月24日,成都,本来风和日丽的一个周日。

中午,接到金牛区智协(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主席巴珍老师的电话,告诉我一个大龄自闭症孩子被人打了!打人者、家长和被打的孩子都在派出所,希望能得到省市智协的帮助。

了解到孩子的残疾证是青羊区的,也了解到派出所的位置正好离善工家园的助残社工站位置不远,我做了几件事情:

1、请巴珍老师立刻联系青羊区智协主席徐渝江老师,并请徐老师向青羊区残联汇报寻求维权支持;

2、联系了离派出所不远的善工家园助残社工站的社工钟琳老师马上去派出所了解情况;

3、同时马上电话成都市自闭症协会主席饶立群老师,请饶老师和我一起去派出所了解情况。

之后,所有的人,几乎都在先后相差不到10分钟的时间,赶到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我们没有立刻见到孩子和妈妈,因为妈妈带孩子去医院做伤情鉴定去了。我们见到了身体结实健壮的打人者,一位姓林的香港人。

在向派出所的警官表明了我们四位的身份(四川省智协会主席和成都市智协主席、成都市自闭症协会主席、青羊区智协主席、金牛区智协主席)和维权来意后,态度友好的警官立刻让我们仔细观看了刚刚从麦当劳调回来的视频,并让打人者也来确认视频。于是,我们看到了整个过程的内容:

22岁的自闭症孩子“飞飞”,在妈妈陪伴下,来到双楠伊藤的麦当劳,妈妈在付款时没注意到飞飞,飞飞去抓了这位林姓男子的薯条(自闭症孩子常见的一种问题行为),于是,这位三角肌非常发达的林某,冲过来挥拳对飞飞一顿暴打,挥拳之猛烈........

飞飞妈妈马上冲过来,一边想拼命拉开这位林某,阻止正在不断挥向儿子的拳头 ,一边大叫:孩子是自闭症症!是残疾孩子!薯条我赔你!

被暴打的飞飞,虽然个子比林某高出一大截,但无任何还手之力和还手意识(自闭症孩子在被打的时候是不懂什么叫“还击”的)。

此刻的飞飞,只会拼命躲避拳头,只会哭喊:“妈妈”,“妈妈”,“妈妈”.........

此刻的妈妈,除了拉扯和尖叫,她的力量丝毫阻止不了三角肌的拳头.......

麦当劳的其他人群反应过来了,冲上来很多人把林某拉开,拉开后的林某,还在骂骂咧咧,随后,接到报警的警察也赶到,控制住林某,暴行才终止。

题外话,专门说一下“三角肌”。在派出所,我和这位香港的林某(我觉得没必要 称呼林先生)辩论时,无意中用手摸到他的肩,吃惊地发现三角肌如此发达,我不知道他的职业,这种发达的三角肌,一般只会出现在健美教练或运动员身上,那一瞬间,心情更沉重,因为飞飞有表达障碍,从医院回来后在派出所只会简单说:“痛!痛!痛!”......我无法准确理解痛到什么程度,因为那个三角肌结实得有点可怕,当这样的攻击力去面对无肌肤还手之力的飞飞......

毋容置疑,这是一起恶性事件,在派出所,四个协会主席和飞飞妈妈一起,明确了2点维权目标:

第一、无论你是从哪里来的,违法必究,这是法治的中国,你跑不掉了!

  第二、你恶狠狠的拳头是挥向一个有社会技能障碍和表达障碍的自闭症残障孩子,尤其是孩子妈妈在现场已拼命向你解释,尤其是孩子完全不还你手的情况下!!!残联和协会一定会站在家长背后为孩子维权!

青羊区残联陈云理事长接到通报后,全力支持智协和自闭症协会为孩子维权,并立刻安排了向律师和我们联系,并决定由青羊区残联提供此案后续所需的一切法律援助!

派出所的警官们,同样非常气愤,正在全力进入司法流程。

这个事件背后,我们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1、即便飞飞不是自闭症孩子,一个正常的人,在麦当劳“动了你的薯条”,就立刻挥拳相向?

    2、在被告知飞飞是自闭症孩子的情况下依然拳脚不停,这意味着什么?

今天,要记录下这一切,是因为,今天是自闭症孩子飞飞挨打,明天呢?后天呢?我也是一个重度智障儿子的爸爸,我深知,障碍孩子挨打,孩子痛在身上,父母痛在骨头里,而不是心里。

 我不知道会看到这篇文章的您是什么角色,是否之前已了解自闭症和智障群体。飞飞,是在麦当劳里“动了别人的薯条”,还会有更多的成人自闭症和智障“孩子”,会在超市去“随便动别人的货物”,在公交车“显得不遵守公共道德规范”,在餐厅里“像熊孩子一样哭闹”,在电影院”突然尖叫“,在飞机上”焦躁不安“,在动车上“想要逃跑出去”,因青春期发育“对异性可能产生不符合道德规范的小动作”,在无数无法罗列的各种社会场所产生普通人无法接受的各种”问题行为“......

   列出这些,不是希望您去直接允许这些问题行为,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有共同道德标准的社会,我们的障碍孩子们,他们之所以叫障碍孩子,之所以有一张智力或精神残疾证,之所以他们的父母要陪伴和抚养他们一辈子,之所以有的家庭会倾家荡产去期望能“治疗”孩子,之所以有的母亲会带孩子去跳河,之所以有的父亲会掐死自己的孩子,都是因为,他们的先天障碍,使得他们不懂他们在我们眼里“应该去怎么做?!”,从而会产生这样或那样的“问题行为”。今天的中国,当成千上万的医疗、教育、社会服务领域的专家、学者、社工和特教老师正在为他们而努力的时候,我们的社会,也应该有更多的了解。我们深知,“只有了解、才可能理解;只有理解,才可能帮助”。

帮助自闭症和智障人士更能融入社会,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孩子们在长大的过程中,需要去学习什么是自我指导,什么是情绪管理,什么是发展友谊,什么是公民道德,还有性教育等诸多内容,几百项学习目标,对于有语言障碍、表达障碍和理解障碍的自闭症及智障人士而言,谈何容易?

我们想告诉社会的是,我们在努力,全国的家长们都在努力,无数的服务组织都在努力,很多政府部门和专业机构都在努力,我们只想让障碍孩子更能适应我们的社会,但是这需要时间,恳请今天的社会能给予我们时间。

证据确凿,施暴者,势必面对法律的惩治。但是,飞飞的痛,飞飞妈妈的痛,却是中国几百万智力障碍和精神障碍家庭共同的痛。我们写下今天的记录,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每个人做一点点,这几百万家庭就可以得到一个世界,这几百万智力障碍和精神障碍人士就有机会去得到一个完整的人生!

附图:

飞飞的伤情鉴定


去医院的路上


自闭症的孩子,只会说痛痛痛!!!


等候妈妈在派出所笔录期间,巴珍老师也把自己的自闭症儿子西西(右)带来一起陪飞飞,西西比飞飞小一点,21岁。此刻,2个自闭症的大男孩儿,安静地坐在派出所的椅子上,没有语言,只有悄悄握在一起的手.......需要有多少人一起站在他们身后,才能理解他们、支持他们、保护他们呢?


来源:善工家园微信公众号

作者:胡斌



官方首页关于智协新闻资讯权威声音热点关注智协项目天使风采理论探索公告通知智协论坛官方微博

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  China Association of Persons with Intellectural Disability and their Relatives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86号  邮编:100034  电话/传真:010-66580064  电子邮箱:zhgzxbgs@163.com  zbl47331@sina.com

中国智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CAPIDR,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2643号  网站建设北京传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