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智协[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官网2018年06月22日星期五
首页 > 新闻资讯 > 重要资料
张宝林:在李敬、程为敏课题结题会上的即席讲话
[标签] 张宝林 讲话 李敬 程为敏 理论研究
2012-08-12 [来源]
字号: | |

(讲话时间:2012/8/12) 

刚才听了李敬和程为敏两位女士的课题介绍,还有香港、澳门专家的经验分享,有很多感想,就在这里说说。李敬和程为敏是我非常熟悉的朋友,她们这些年做了很多关于残疾人,包括智力残疾人的研究,作为一个残疾人工作者,我对她们怀有一份深深的敬意。

对于这个课题,首先,我想说,她们选择的切入点比较好,比较准。以前,对智障儿童的特殊教育、智障人的特奥运动,甚至智障的预防都有专门研究,至少有所涉及,但是对离开培智学校以后的青年残疾人,对年纪越来越大的成年智障人和他们的家庭关注较少,实际上,这一直是长期困扰诸多家长的一个大问题。

这个问题提出已经二十年多了。马廷慧主席的前任王铁成主席,二十多年就已经提出:我老了以后孩子怎么办?他的孩子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我和马廷慧都是上个世纪40年代人,我们的孩子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我们也面临这样的问题。今天在座的黄老师,谢老师,也面临这样的问题。二十多年前,我们就和茅于燕教授一起,参与过中国第一个智障儿童的教育机构“新运养育院”的筹办。但是,我接任主席快五年了,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所以,当我知道李敬和程为敏确定这个课题后,我很高兴,并给予了必要的支持。昨天我才拿到她们快递来的论文,我用了几个小时认真看了一遍,我认为这个论文写得不错!她们提出了很多问题,访问了很多跟这个问题相关的家长,有三十位,我觉得谈得也比较细,做了很好的分析和归纳。李敬说有很多材料没用上,我觉得就目前看到的材料,她们的研究成果非常有价值。我希望有可能的话,她们应继续深入研究下去。比如说,现在样本量太小,只有三十位家长,代表性还不够,从科学性上说依据应该是不足的。领域也太窄,基本上都是北京,而且是城区,这样局限性很大。如果以后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可以把这个课题再扩大一点,扩大到比如说几个城市,包括沿海,包括中西部地区,甚至包括一部分乡镇和农村。这样恐怕说服力就更强了。但是目前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另外我觉得她们得出的一些结论很准确,尽管她们还没有很明确的提出来,就是我们国家在社会政策上是缺位的,我们的政府是缺位的。这个她们说得很含蓄,可能有种种的顾虑,但是我觉得她们是说出来了。这个问题是我们国家目前福利政策非常严重的一个问题。

我们都知道7月21号北京下了一场大雨,据说是60多年不遇,这么光鲜亮丽的一座城市,而且是首都,多漂亮啊,但是就这么一场雨,死了79个人,原来是77个,后来又确认2个。一场雨居然在这样的一个大都市里死了这么多人,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我们很注重面子,而忽视了更重要的“里子”,即民生的种种需求。我们的大楼,我们的广场,我们的各种办公场所多漂亮啊!但是我们的下水道,就是雨果所谓的一个城市的良心,却远远没有跟上。有些学者认为这个翻译不对,“良心”应该翻成“肠胃”,就是消化系统。一个人,表面上西装革履,亮丽光鲜,红光满面,但是他的肠胃有问题,消化道有病,弄不好就拉肚子,发高烧。所以,这件事说明我们对“里子”注意得比较少,投入的比较少。这两天伦敦奥运会估计很多人都看了,我们得了多少金牌?三十多枚,前期甚至还超过美国,这个好不好,好啊!我们在体育方面已经是体育大国了,但是我们是一个体育强国吗?不是。为什么?因为我们这些金牌是用大量的资金砸出来的,据有些研究人员说一块金牌,需要投入7个亿,用这么多钱去培养了这些金牌获得者。我们这样的大国应该培养出更多的姚明、刘翔,但是应该在普及的基础上去培养,而不是用“举国体制”去养一些尖子人才。我们现在一些小学校,连个像样的运动场都没有,学生的体质也很差,这样,金牌拿得再多,有什么意义?现在,我们体委仍然说“举国体制”是好的,我认为是错的,“举国体制”就是做表面文章。我们的体育应更重视增强全民的体质,抓好全民的体育运动。我甚至想,我们其他方面的投入少,是不是被许多这些的表面文章占掉了。

我这里有一个数据给大家念一下。这个数据是前几年的。刚才法国使馆的罗女士讲到法国的社会政策。这个数据说,法国的社会福利开支,占GDP的34.9%,其中残疾人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每个月获得109.4到1025.72欧元的补助,就是根据残疾状况可以得到从一百多到一千多的补助。美国在社会福利开支方面占GDP比例是21%,英国是25.9%,德国是27.6%,加拿大是23.1%,瑞典是38.2%,挪威是32.2%,丹麦是37.9%,澳大利亚是22.5%,日本比较低是18.6%。我很想找一下中国这方面的数据,但是非常遗憾,我们这没有方面的统计。前些年,我当残联研究室主任的时候,曾经专门找统计局的一些朋友,他们说我们国家没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要找,只能从不同的部门去找,找这些数据再加起来,当然这工作也没法做,做了也不准确。这方面没法比较,但我们可以看到,西方国家在社会福利开支方面占整个GDP的比例是非常高的,我们现在国家的GDP已经世界第二,尽管我们人均很低,人均现在也就是九十几位,但是你占这个GDP的比例是不是相应的应该差不多,人家百分之三十几,我们二十几行不行?像日本18%,而我们15%行不行?但是,好像不行。我们有另一组数据可以比较。也是那一年,我们政府财政总收入中投入到教育、卫生、社保公共服务比例,这个数据是可以比较的,美国投到教育、卫生社保方面的开支是42%,英国是49%,加拿大是52%,我们中国是多少呢?8%,我们都知道,这个教育十几年以前就提出要计划达到4%,但至今还没达到。我说这个数据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目前,我们国家,我们的政府在民生方面的投入还比较少。当然,比以前要好得多了,但还很不够。这跟我们的国情也有关系,跟我们底子薄,人口多有关系,但是跟我们不太重视民生也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李敬和程为敏两位科研人员,从智障人及其家庭的状况这个小小的切入点,通过田野调查,经过缜密的分析研究,很明确地提出我们国家现在在社会福利这方面是缺位的,提得很好,一针见血,尽管她们打了引号。她们这个结论是对的。我们应该呼吁,政府应该切实加大对民生的投入,不是一般的加大,而应是强有力的倾斜。我想作为咱们科研人员也好,作为我们残联、智协这些社会团体的工作人员,应该把这个声音大声的说出来。今天这个结题会,就是一个很好的场合。我们呼吁,各级政府少做一点表面文章,少建一些大楼,少修一些广场,多做一些修好下水道那样的基础性工作。我觉得这是我们广大的普通老百姓对政府的一种期望,也是一种要求。因为这是政府的责任,这不是施舍。汪洋最近在广东有一个很好的讲话,不要以为我们现在得到了什么东西是政府施舍,不是,这是我们应该得到的。今天几位演讲人都谈到了《残疾人权利公约》,我们必须落实《残疾人权利公约》提出的各项要求,我想我们应该大声说出来。

李敬、程为敏的论文里提到残联和智协,说我们是带有官方色彩的机构。确实是,我们确实是带有官方色彩的机构。但是,我们也是社会组织,不是政府部门,我们应该逐渐淡化官方色彩。我想,我们中国残联的协会,今后官方色彩应该越来越淡化。我们现在已经在进行法人登记。这是政府要求我们做的,也是残联要求我们做的。我们是各类残疾人的代言人,是政府和残疾人之间的桥梁和纽带。我们要尽量减少官方色彩,为残疾人鼓与呼。协会进行法人登记,这是一个机会。我们愿意逐步实现自身的转型。让我们共同努力来达到这个目标。    

好,谢谢。


官方首页关于智协新闻资讯权威声音热点关注智协项目天使风采理论探索公告通知智协论坛官方微博

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  China Association of Persons with Intellectural Disability and their Relatives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86号  邮编:100034  电话/传真:010-66580064  电子邮箱:zhgzxbgs@163.com  zbl47331@sina.com

中国智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CAPIDR,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2643号  网站建设北京传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