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智协[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官网2018年12月11日星期二
首页 > 新闻资讯 > 重要资料
张宝林主席为特奥教练张育才文集作序
[标签] 重要资料
2010-10-01 [来源]
字号: | |

 (作序时间:2010年10月)

2007年夏天,北京市特奥运动员在平谷集训,备战10月召开的上海世界特奥会。我的女儿也在那里训练,我去看过她几次,也就结识了北京特奥运动队的总教练张育才。

乍一看,育才光头锃亮,身材壮硕,一身运动服,标准的“三木武夫”;没想到,说起话来,他却柔声细语,好像还有点腼腆,一点也没有洪钟大吕的感觉。和他一起吃过几次饭,领教了他的酒量。只要棋逢对手,半杯一杯地招呼,完全不在话下,喝完白的,还得来点啤的;豪饮如此的汉子,却喜好功夫茶,即使在集训地,也随身带着木制的茶盘和全套茶具。记得有一次到他的宿舍,他请我喝新茶。逼仄的房间里,茶几紧挨着床铺,他居然耐着性子,不紧不慢地地烧水、涮壶、烫杯、泡茶,然后,严格按程序把茶倒进公道杯,再分洒到小茶盅里。我不大会喝功夫茶,多是一口喝光,他则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尽情地享受着茶艺里蕴藏的韵味。

粗中有细,豪放与绵密相结合,这就是育才给我的第一印象。

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我们接触渐多,我也听说,他是特奥领域的行家里手,常到各省培训特奥教练员、运动员,但究竟还是雾里看花,不甚了了。前些日子,育才告诉我,这些年,他陆续写了一些东西,正在整理,很想让我看看。我答应了。最近,他发来了这些文章的汇集,大约十多万字。我粗粗地翻看了一遍,才感到原来的那些印象,实在是过于表面了。

一般人总觉得,当体育老师很简单,不就是教孩子跑跑步、打打球嘛,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文化。带智障孩子,就更容易了——哄他们玩就行了。或许,当体育老师并不难,但如果把体育、特别是把特殊体育作为一项事业、一门学问来对待,又完全是另一回事。

育才无疑是后一种人。

他回忆过刚参加工作的一段经历:1984年,他被分到一所“体育课学生坐着看书没有体育教师的学校。”他不甘心,找到教育局人事科要求换单位。当时,刚好新成立了一所特殊教育学校,没有老师愿意去。他说他去,于是,他来到了崇文区培智中心学校。那是1987年的事,他在这所学校一呆就是28年。

育才是通过成人高考,到北京师范大学体育系学习的。毕了业,他的想法很单纯,既然花了那么多时间学一个专业,就必须把学到的知识,用到孩子们身上。至于这所学校是普通学校,还是什么特殊学校,他开始并不懂得,也完全没去考虑。

后来,他才知道,这一步跨得有点大。特殊教育原来是个完全不同的岗位。

智障孩子的感知、记忆和思维特点,与健全孩子差异很大,即便是教一些简单的动作,也要花费比普通孩子多十倍、百倍的精力。育才说,刚开始,他完全没有思想准备,“心凉到了脚面”,但学校领导介绍他的一句话,让他有不能有回头的想法:“这位小伙子,是自己主动要求来这所学校的,我们为他鼓掌!”

凭着年轻和好悟性,他无师自通地创造了许多新的教学方法。比如,他大胆打破条条框框,变“讲解、示范、练习”的三步教学法为“练习、辅导、同伴示范”的三步教学法;把难度大的动作,化繁为简,变成易于掌握的动作,注重学生心理、生理需求;把体育教学和娱乐结合起来,和电视里常见的卡通片形象联系起来,启发孩子的学习兴趣;他特别注意和智障孩子建立一种新型关系,对孩子和颜悦色,循循善诱,让孩子感得他不仅是老师,也是朋友、大哥哥和最可信赖的人。

尽管如此,他还是愈来愈感到自己的知识远远不够用。他在学校里学的是教健全孩子的,现在面对的是一群特殊孩子,他需要补课,补特殊教育的课。他千方百计找来有关书籍,像海绵吸水一样,拼命吸取营养。在这方面,他究竟花了多少精力,我们很难揣测,但从这本书所引用的参考文献就可见一斑。我粗略统计了一下,他参阅的书目大约有三四十种。下面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朱智贤著《儿童心理学》(修订版)人民教育出版社1993年

王策三著《教学论初稿》人民教育出版社1984年

肖飞、刘全礼著《智力落后教育的理论与实践》华夏出版社1992年

刘全礼等人主编《智力落后儿童教育学心理学》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

刘全礼著《个别教育计划的理论与实践》中国妇女出版社1999年

刘绍曾编著《弱智学校体育教学法》中国统计出版社1996年

覃海琪编著《弱智教育研究方法》中国统计出版社1994年

银春铭主编《弱智儿童的心理与教育》

刘绍曾主编《智力落后儿童的体育康复》

刘绍曾主编《弱智学校体育教学工作》

《教育心理学(第二版)》冯忠良 伍新春 姚梅林 王健敏2010年7月第2版

刘绍曾《智力落后儿童体育康复和弱智学校体育教学工作》北京1995年

肖非 刘全礼《 智力落后教育的理论与实践》北京1992年

陈云英《弱智儿童的特点和弱智教育的教材与教学方法——寻找伙伴》1988年

皮连生《学与教的心理学》上海1997年

朴永馨《特殊教育辞典》 华夏出版社1996年5月第一版。

丑荣之 王清汀 梁斌富《怎样培养教育弱智儿童》华夏出版社1992年12月第二版

刘绍曾《残疾人体育》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1995年3月第一版。

肖飞 刘全礼《智力落后教育的理论与实践》华夏出版社1993年第一版

邵瑞珍主编《教育心理学》上海教育出版社1988年

胡启先主编《心理学原理与应用》中南工大出版社1991年

(日)大桥正夫著 钟启泉译《教育心理学》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1980年

冯忠良著《学习心理学》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1981年

(美〕索里﹒特尔福特著 高觉敷等译《教育心理学》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1983年

 

中国的特殊国情,决定了中国的特教也有许多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特点。比如育才工作的崇文培智学校,以前地方很小,老师不多,一个老师需要一专多能。所以,育才不仅是一位体育老师,也负担着编写音乐操、组织技能培训、开展心理辅导、撰写科研论文等许多其他工作。他在所有这些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有的还获得了奖项。比如,他创编的培智学校学生的课间韵律操和健身操,至今仍是各类培智机构的健身保留节目。但是,说到他的主要着力点,还是在特奥运动领域。

特奥,全称“特殊奥林匹克运动”。1963年6月,美国一位叫尤尼斯﹒肯尼迪﹒施莱佛的女士,在马里兰州举办了一次专为智障人士服务的夏令营,开展体育娱乐活动。这就是“特奥运动”和“特奥会”的由来。1968年12月,国际特奥会成立。1988年2月,国际特奥会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正式承认。到目前为止,国际特奥会的成员已覆盖15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特奥运动的智障人士已由最初的100人,发展到150万人。

中国1985年7月成为国际特奥会会员国,1987年夏季开始组团参加世界夏季特奥会。二十多年来,中国特奥运动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07年,中国在上海成功举办了第十二届世界夏季特奥运动会。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特奥运动发展最快的国家。在国际特奥会的配合下,近年来,我国已经举办了50多期国家级特奥培训班,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3000多名教练员、管理人员、家长和志愿者接受了培训,成为特奥运动发展的中坚力量。毫无疑问,张育才,正是这支年轻的特奥工作者队伍中很出色的一员。

特奥运动在中国是个新生事物,开始人们对它十分陌生,推动起来十分困难,但它们都被像张育才一样的众多特奥工作者们一一克服了。

二十多年来,育才所在的崇文培智学校训练出不少区、市、全国,甚至世界特奥会的冠亚军和其他优胜者。这些孩子,都是育才手把手、心贴心地教出来的。育才的文章中,有好几篇,是针对这些孩子的训练个案。每个个案,他都预先详细列出对象的背景情况,如致残原因、残疾程度、家庭状况、发展水平(语言、自理、沟通、认知、最后才是体育运动)。根据这些背景情况,制定不同的教学目标、教学进度和具体的时间表。这样的教案,比训练健全儿童,复杂得多,详尽得多,需要耗费极大的心血和精力。我相信,人们读到这些内容,都会为之动容。

冠军载誉而归,家长、老师们欢呼雀跃,但教练为此付出多大的努力,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只有他们心里知道。而且,这样的努力和牺牲,不是一天半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月复一月,年复一年,直到青丝熬成白发,少年变成老头。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和决心!

育才在一篇文章中曾经这样写道:

“从1987年参加北京市第一届特奥会,我便与特奥结下了不解之缘。二十年间我已数不清自己到底为训练放弃了多少个节假日,我只记得在别人一家团圆时,我却与运动员奔跑在运动场。在我的孩子出世的那一刻,我却远在他乡带队比赛。母亲去世时,我正忙于带领北京篮球队参加全国比赛训练,为了这些运动员,我把做儿子的职责更多的推到了兄长的身上。其实我又何尝不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但在事业与家庭面前,我更多地选择了事业,我无怨无悔!”

育才还是个锐意进取,崇尚创新的人。

在已有的项目上通过训练取得成绩,他觉得很正常,继续巩固就是了。他特别关注特奥运动的最新进展。1999年底,特奥地板曲棍球项目传到中国。开展这个项目需要有地板曲棍球球杆、球门、专用球等设施、用具条件。当时学校什么也没有,要买,中国市场上也没货,要到加拿大采购,但价格非常贵,一根球杆80美金,折合人民币要将近700元,学校根本没有经费。那时,正赶上学校搬家,一次收拾器材室时,他无意中发现了许多学校已废弃不用的旧器材,他就请木工将练刺杀的木枪改造成球杆,请修鞋师傅把校办厂的下脚料毡子头缝制成曲棍球。又用废旧水管制作了球门,自己还用塑料包装绳编织制作成球网。就这样,2000年初,北京市第一支特奥地板曲棍球队诞生了。此后,这支球队在全国特奥地板曲棍球比赛中多次取得优异成绩。

功夫不负有心人。育才先后在1995年北京市体育评优课、1998年北京市青年体育教师基本功大赛上荣获三个第一、一个第二的好成绩。在北京市各项体育竞赛中,他训练的学生一直是比赛场上的佼佼者。国际特奥会主席萨金特﹒施莱弗就曾这样评价过崇文培智学校:“崇文培智:场地小、人员少、(特奥活动)办的活、效果好!”

育才个人获得的荣誉也很多。他的论文多次在市、区乃至全国一类杂志发表、获奖。2000年获中国残联、中国特奥会颁发的“2000年度中国特奥突出贡献奖”。2001年被国际特奥会认证为“中国特奥会高级讲师”。他多次在北京市、全国和世界特奥会上担任田径队总教练、裁判长。2006年获中国残联、中国体育总局颁发的“全国特奥工作先进个人”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三届特奥会上,作为北京队教练代表,他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中国特奥运动发展至今已逾27年。育才的体育教学生涯也有28年。他的教学经历几乎与中国特奥运动同步。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他进入特奥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中,他从一名普通的体育教师,逐渐成长一名出色的教练员和特奥工作者。他的经历,既是个人投身特殊教育事业的历练过程,也是中国特奥运动发展的一个缩影。我相信,这本书,对特奥运动的参与者和志愿者,对广大残疾人工作者,都是一本很好的教材。


官方首页关于智协新闻资讯权威声音热点关注智协项目天使风采理论探索公告通知智协论坛官方微博

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  China Association of Persons with Intellectural Disability and their Relatives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86号  邮编:100034  电话/传真:010-66580064  电子邮箱:zhgzxbgs@163.com  zbl47331@sina.com

中国智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CAPIDR,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2643号  网站建设北京传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