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智协[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官网2018年10月24日星期三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际新闻
有人推荐——像奴隶一样被剥削的残障人(黑劳工)
[标签] 国际新闻 残障 智障 砖窑 苦力 奴隶 迫害 廉价
2014-05-05 [来源]一加一文化
字号: | |

转自译言

译者: pdhdon 原作者:Barbara Demick

中国西安报道--虽已三十岁,但刘小平在智力上还只是一个男孩,而非一个成人,他的目光柔弱的像个稚童,盯在所有不怀善意的来访者身上,当给他换纱布时,他不情愿的流下了眼泪。

他全身上上下下都是伤痕累累,疼痛难忍,这是在他被当做俘虏一样被囚禁在砖厂的十个月里所留下来的罪证。

由于在从砖窑取砖块的时候,没有手套的保护,他的双手通红,就想煮熟了的龙虾。在他的双腿背面,有一个砖块形状的烧伤痕迹,属于三级烧伤,这是工厂的工头为惩罚他做事不够快而留下的。在他的手腕周边,有着被绳索帮绑过的痕迹,显示工厂为防止他在夜里逃跑而曾给他戴上锁链。

刘在12月22日在西安小城高陵被找到,当时他神志恍惚,这已是在他的家人报告他失踪后的十个月。找到他时,他仍穿着他在二月份失踪时穿着的衣服,只是裤子已经嵌入已经发脓发溃,满是伤口的双腿,脚上布满冻疮,从他千疮百孔的鞋子里冒出阵阵恶臭。

尽管他伤痕累累,心智受损,他仍然能说出他是怎样上当受骗的,当时一个妇人给了他一碗汤,并向他承诺每天给他相当于10美元的工资,这在中国的农村,对体力工作而言,已是极好的酬劳。

结果与之相反,他成为了一个奴隶般的苦工。

他26岁的弟弟,刘晓伟说:”我的哥哥智力有缺陷,他们就利用这一点强迫他去劳动,打他,折磨他,当他的身体极度虚弱,不能再工作时,他们就把他丢到街上。“

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令人兴奋,但是却面临着劳动力长期短缺的问题,无良的招聘者把目光瞄准了中国的智障人士。丧尽天良的罪犯与砖场勾结,为砖场物色残障人员,以满足新的别墅,大厦对砖头的不尽需求,这些建筑物正在中国的乡村兴起。

刘曾工作过的一个砖厂的前经理,任海兵说:”砖厂总是招不到足够的工人。因为砖厂的工作繁重,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做,但智障人员可以被胁迫并强制去工作,因为他们懦弱,而且易于管理”。

一个非政府组织,办公室位于北京的残障研究所,该所主任张伟麻利的拿出了一份表单,上面记录了过去十年来上十起的有关案件,案件中人物在恶劣的环境中收到奴役,他们的命运一个比一个悲惨。

年轻的妇女被精神病院当卖给被人做性伴侣和妻子,有智障问题的的年轻男子被囚禁在煤矿或砖厂,强迫劳动。在2008年,一个年轻男子因试图逃走而被砖厂老板活活打死。在12月,中国官方解救了11名劳工,这些人被一个应当为残疾人服务慈善组织卖到了1000英里外的一个砖厂当劳工。


 

有关对报道称,在砖厂工作的工人一年都不允许洗一次燥,他们被砖厂老板当做狗一样喂养。


 

张说:"每一年都有这样的案子出现,最为无耻的是那些打着慈善名号,却对残疾人实不义之行的组织”。


 

当一个残障人士失踪时,警方通常不会花很多力气去需找,他说,即使他们被解救出来,由于他们智力上的缺陷,他们的证词也不会被认真对待。


 

“这不同于儿童失踪。警方通常会假设他们是自己跑丢了”,张说,一些家庭,甚至懒得去报案“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终于甩掉了一个包袱“。

但刘小平的案子不同。他来自一个充满爱意的家庭,家里人居住在西安南部一栋破烂的公寓的地下室中,他的父亲靠兜售一些药方给无力就医的穷人为生。自刘被从砖厂解救出来后,刘父即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家里其他人也积极为他筹钱做皮肤移植手术。

刘通常言语不多。但当他开口,说话的语速虽然很慢,却很清晰,好像每一个字他都需要集中很大精力。三年级时,事情已经变得很清晰,他的智力水平无法在读写方面超出初级的水准,于是他从此离开了学校。

但他长得强壮健康。附近的邻居也总是请他帮忙收割麦子,捡土豆,他自己也时常在市场附近转悠,找点卸货或者搬运包裹的零星活儿做做。

”他想自食其力“他的弟弟晓伟说”他心地善良,认为其他人也是如此“。

2010年2月28日,农历春节的最后一天,元宵节晚上,他和他的家人去西安南部的小镇-山阳拜访亲戚。那天晚上,刘没有回家,这种事情在以前是从没有发生过的。第二天,他的家人报了案,并在附近到处粘贴寻人的告示。

刘的家人很难知道刘已经被运到离家100英里外的高陵,这个乡村周边盘踞这数十间砖厂。如果不是因为另一个在砖厂丢失了儿子的家庭,他们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他。


 

何文在6月2号失踪。这位35岁的男子,在他青少年后期,因为在一次考试中失败,大受打击,自此一直受心理疾病困扰。他没办法从事一份正常的工作,但能做些卸货的工作,他自己买了一台电视机,对此他引以为豪。

那个下午他失踪了,他的侄子听到他曾和一个女子打的电话,电话中的女子声称她能为他找份每天超过10美元工资的工作,每天还提供三餐和一包烟。之后,他就骑自行车出去了。

他的父亲,何志敏,一个62岁的老农,胡须杂乱,当他拿出自己失踪儿子的照片时,双手颤抖。

”我一听到那个工作的事,我就开始怀疑。我四处打探,人们告诉了我无数关于砖厂的事“他说。

他去了当地的派出所,但他们要他去高陵附近的派出所立案。但那里的警察又把他推了回去。

“他们把我踢来踢去”他说。


 

于是,他开始自己做调查。每天下午,他开着三轮电动车,外出派发传单和印着自己大下巴儿子照片的联系卡片。有人帮他从google上下了张地图印了出来,他在地图上标出了所有他听到过的砖厂的位置:仅高陵一处就有58家。

在一家砖厂工作的四名工人告诉他何文在夏天的早些时候曾在这里工作,并指路给他,要他去另一间附近的工厂找一找。一位年老的妇女曾见到何文朝高陵市中心走去。建筑工地的建筑工人也认为何文曾在那里工作过。


 

“人们都说有见过我的儿子,但是当我到达那里,我却没有看到他的踪影”。

12月,有人打电话告诉他,有个看起来像他儿子的男子睡在高陵的大街上。他急忙赶了过去。他看到了那个容貌憔悴,穿着邋遢,衣服已经结块的貌似他儿子的男子:身高相似,年龄相仿。但却不是他的儿子。

失望中,他回到了家里。他的妻子也心急如焚的等待。

“大冬天的,你怎么能把那个孩子留在街上呢?毕竟他看上去像我们的孩子,即使不是,他也是其他人的孩子“。她对她的丈夫唠叨道。

何志敏彻夜未眠,第二天即驱车前往高陵。那个无家可归的男子仍然在大街上,他神志不清,无法说出自己的名字。何志敏想把他交给警察,带他去医院,但是没有人愿意接收他。最后,他找到了一个记者,记者通过比对,发现这个年轻的男子与一失踪人员的描述一样。

这个失踪男子的名字叫刘小平。

刘在医院烧伤科做恢复性的治疗,他的兄长劝导他说出了自己的悲惨经历。刘说出了他被殴打和烫伤的过程,他在做苦工的过程中,吃的东西是少之又少,以致让他瘦了20磅,晚上被锁链锁住,还有恶犬看守,在这期间,他在三个砖厂间往返。

.

他从照片上认出了何志敏失踪的儿子,他是与他一起被囚禁的残障员工中的一个。他还从警察的照片中认出了那个拐骗了他的妇女,和叫做老方的男子,这个人就是殴打他和其他工友的监工头。

他描述了他曾经工作过的三个砖厂的具体位置,其中一家的工人认出了何志敏儿子的照片。

离高陵10英里,穿过一片休耕的玉米地,在一条笔直的泥泞马路的尽头,即是这家砖厂的所在地。砖厂前面有一些房子,后面有包括船炉在内的一些厂房排成一线,深入地面。虽然已经接近冬天,但是砖厂的负责人王有强还在值班。


 

“你可以四处看看。这里绝对没有什么对我不利的证据。那些只是谣言”。他告诉一位到访者。

王承认砖厂很难招到工人-“所涉及的业务太广,我们在去年销售了2700万块砖,如果有足够的工人,也许我们的销售数目能达到3000万块“,但他否认使用残障员工。”如果你要说那些事,先得给我证据。“

但到7月还是砖厂经理的任海兵,他称他退休是因为健康原因,他证实刘小平所讲的大部分都是真实的。他说工厂和一个叫方的男子定有合同,方为砖厂提供并监管有智力缺陷的工人。方的情妇靠承诺每天支付10美元的工资来招募这些残障工人。


 

实际上,健康工人现行的工资是每天大约14美元,而方每天支付给残障工人的工资是4.5美元,其中还包括每天1.5美元的餐费。余下的就都进了方的腰包。

”他们不守信用“任说:”钱都进了方的口袋,工人们没有看到一个铜板儿“。

任说他从没有看到方殴打工人,但他补充道:”此人绝非善类....如果工人们没有做到一定的任务量,就不会有饭吃“。

一时没有联系到方。他曾使用的电话号码无法连通。

在刘找到后的两个月,当地政府查访了很多该地区的砖厂,要求砖厂出具工人的名字和来处。但没有人被逮捕,刘一家仍在等待砖厂的赔偿以支付刘的医药费。

”我原以为这件事很简单,案情一目了然,但是现在却如此错综复杂“。刘的弟弟刘晓伟说:”我极其失望,我们这个社会没有多做点事情来保护像我兄弟这样的人“。

与此同时,何志敏还在苦苦寻找自己的儿子。他担心看管他儿子的人已经带他远走,以逃避被拘的危险。这种担忧不是没有理由,新疆在12月份营救出了一批残障工人,其中一个竟在中国转运了2000英里。

何志敏每个下午仍驱车外出,在砖厂的乡镇寻觅,向路人发送传单。

但现在,很多人都已经认识他了,他们摇摇头:没有,我们没有见到过你的儿子。

官方首页关于智协新闻资讯权威声音热点关注智协项目天使风采理论探索公告通知智协论坛官方微博

中国智力残疾人及亲友协会  China Association of Persons with Intellectural Disability and their Relatives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86号  邮编:100034  电话/传真:010-66580064  电子邮箱:zhgzxbgs@163.com  zbl47331@sina.com

中国智协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4  CAPIDR,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52643号  网站建设北京传诚信